造纸行业深度报告-国废篇

未来 1-2 年是废纸政策兑现的关键时点,废纸浆、国废价格有望上涨

外废政策如期执行,预计 2020 年底中国将基本实现外废零进口,造纸行业原材料结构或将发生重大变化。进口废纸作为中国造纸原材料中的重要组成部分,2016-2019 年进口废纸占中国纸浆总消耗量的比重分别达 24%21%16%10%2017 年以来中国废纸进口政策持续收紧,一系列进口废纸相关改革措施陆续出台,根据 2018  6  24 日国务院公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2020 年底中国将基本实现外废零进口,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预计外废政策将如期执行。受废纸进口政策调整影响,2017 年至今废纸进口量逐年收缩,2017 年、2018 年、2019 年中国废纸进口量分别达 257217031036万吨,同比下滑 10%34%39%;我们推测 2020 年进口废纸将持续减量至 600 万吨,直至 2020 年底基本实现零进口;假设预留新闻纸所需外废原材料,预计 2021  年及以后每年的外废进口量将保持在200 万吨左右。未来中国造纸行业原材料结构中,进口废纸的比重逐年减小,国废及木浆占比有望逐步提升。

未来 1-2 年废纸系原材料价格走势取决于其自身的供需关系,与废纸系原材料是否短缺密切相关。本篇报告将聚焦于废纸系产业链的原材料环节,围绕其供需关系,探讨外废政策对产业链可能构成的影响,并针对未来废纸系原材料的价格走势进行分析和预判。废纸系产业链以废纸为主要原材料, 经由制浆造纸等工艺流程生产为箱板纸、瓦楞纸、灰底白板纸、新闻纸等成品纸,经下游消费后与其他纸品共同回收,以废纸纤维原料的形式重新参与产业链循环。基于废纸系产业链“废纸系原材料-成品纸-回收国废”的动态循环特征,我们认为废纸政策对产业链的影响将集中体现于以下方面:

1                 原材料方面,国内废纸系产业链原材料结构或将发生重构,伴随进口废纸逐步减量,废纸浆、原生浆、国废占比将相应提升。由于进口废纸纤维质量优于国废,外废进口量逐年缩减的趋势下, 未来废纸原材料结构中高品质纤维缺口亟待填补。相比于国废,废纸浆、原生浆纤维质量更优,是填补外废纤维缺口的重要途径;然而废纸浆主要通过海外布局实现,根据已公布的投产计划,供给相对有限,原生浆供给量同样存在约束。国废作为废纸纤维的替代品,其供给量(即总回收量小由各纸种消费量以及回收率高低共同决定,若国废总回收量达到上限,也仍无法满足废纸需求, 即废纸供给增速不及需求增速,废纸系原材料缺口将势必出现。

2                 成品纸方面,受限于原材料供给约束,预计未来国内箱板瓦楞纸消费量中由进口成品纸满足的部分将逐步提升,且增量将主要来自于国内纸企海外投资布局的项目。由于海外布局壁垒较高、建设周期相对较长,未来两年若进口成品纸供给受限,国内终端需求转暖时,废纸系原材料总需求量将相应增加,或将逐步触碰其供给,废纸缺口即有可能显现,废纸浆、国废价格均有望上涨。

综合性纤维替代进程开启,废纸浆、原生浆及国废作为进口废纸的替代品,存在扩容约束

1.1预计 2021 年中国将基本实现外废零进口,外废进口量总体下降近 2650 万吨

外废政策如期执行,预计 2021 年外废进口量与 2016 年外废政策执行前相比将下降约 2650 万吨, 废纸原材料供给端进口废纸占比将逐步收缩。进口废纸作为中国废纸系产业链原材料中的重要组成部分,2016-2019 年进口废纸占中国废纸浆总消耗量的比重分别达 36%33%27%19%受废纸进口政策调整影响,2017 年至今进口废纸逐年减量,2017 年、2018 年、2019 年中国废纸进口量分别达 257217031036 万吨;我们预计 20202021 年进口废纸将分别减量至 600 吨、200 万吨,也即意味着,2021 年外废进口量相比 2019 年将减少约 840 万吨,与 2016 年外废政策执行前相比将下降约 2650 万吨。伴随外废进口量逐年递减,预计 2020-2021 年进口废纸占中国废纸系原材料的比重将分别下降至 10%3%,占比逐步收缩。

美国为中国最主要的废纸进口来源国,外废进口量中美废占比近半。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废纸出口国,同时也是中国进口废纸的第一来源国,根据海关总署统计的数据,2017 年中国外废进口量中美废占比近半(45%),其次为英废和日废占比分别为 12% 10%。伴随中国进口废纸逐年减量,美废地位不改,2019 年中国进口废纸中美废占比达 44%,仍位列第一;日废由于品质较优、更适应当前国内对于废纸进口的含杂率需求(2018  月起进口废纸含杂率标准由 1.5%上调为0.5%),2019 年日废占中国外废进口量比重达 16%,已超越英国13%成为中国进口废纸的第二大来源地。

进口废纸纤维质量优于国废,伴随进口废纸逐年减量,未来废纸原材料结构中高品质纤维缺口亟待填补。进口废纸是国内废纸纤维原料的重要补充来源,同时也是提升原材料纤维质量的重要途径。箱板瓦楞纸作为废纸回收来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原材料特性将直接影响废纸的纤维质量高低。以中国进口废纸最大的来源国美国为例,其箱板瓦楞纸原材料耗用量中原生木浆占比达 60-70%,而中国的箱板瓦楞纸则几乎 100%采用废纸生产,二者成品纸原材料结构的差异导致回收端纤维质量存在差异,以美废为主的进口废纸在纤维长度、强度等指标上均优于国废,在中国造纸纤维原料中担任重要角色。伴随废纸进口量逐年减少,预计未来废纸原材料供给端中,纤维质量较优的进口废纸占比将逐步收缩,高品质纤维原料缺口亟待填补。

1.1 进口废纸浆作为外废的首要补充途径,未来两年预计新增供给 390 万吨、相对有限与国废相比,废纸浆纤维质量较优、具备成本优势,是进口废纸的首选替代品,2018 年以来废纸浆进口量显著增加。废纸浆再生浆即在海外将外废制成浆后再运回国内,在保障纤维质量的同时有效补充国内成品纸的原材料纤维。伴随中国废纸进口政策持续收紧,纸企纷纷通过海外布局废纸浆项目填补纤维缺口,2018 年以来中国废纸浆进口量显著增加,2019 年进口达 92.11 万吨, 同比增速约 213%。由于废纸浆已将加工环节成本包含在内,因此其进口价格高于直接进口外废的价格;考虑用量的情况下,废纸浆相比国废原材料仍具备较为明显的成本优势。以 2020  5 月为例,根据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2020  5 月商品废纸浆进口均价约 310 美元/吨,假设由中国港口运至国内工厂的陆运费为 100/吨,推测进口废纸浆到厂成本约为 2297 /吨;考虑到生产用量的差异,国废:废纸浆≈1.25:1(即生产 1 吨箱板瓦楞纸,若完全采用国废,需耗用国废 1.25 吨;若采用废纸浆生产,则仅需耗用约 吨废纸浆,将国废制浆环节的成本与运至国内工厂的废纸浆到厂成本进行比较(暂不考虑制造费用差异),在当前国废价格较低的情形下,当前外购进口废纸浆的成本优势仍可达 90 /吨。由于废纸浆在纤维长度、强度等质量方面均优于国废,且成本上同样具备比较优势,在进口废纸逐年减量的背景下,废纸浆已成为纸企应对高端原料纤维短缺问题的首选途径。

海外现有产能规模有限,新增产能将主要通过国内纸企海外布局实现,2020 年及以后计划投产的废纸浆供应规模约 360 万吨,供给亦相对有限。根据布局方式不同,当前纸企进口废纸浆的供应来源可划分三类:自海外供应商处采购,如理文造纸、山鹰纸业、景兴纸业等,分别与东南亚等地的供应商签订供应协议,确保一定体量的废纸浆供给;然而,由于废纸浆是生产成品纸中间环节的产物,此前海外并未有此种商品形式参与贸易流通,因此现有产能相对分散、规模较小,通过应商处可采购的体量规模相对受限,根据目前各纸企公布的废纸浆供应协议,海外供应商提供的年协议量大多在 30-40 万吨。海外收购改建,如玖龙纸业通过收购美国 FairmontRumfordBiron 制浆造纸厂并予以改建,收购马来西亚浆厂等方式,实现海外再生浆布局;海外自建,如理文造纸、太阳纸业分别于马来西亚、老挝自建废纸浆线,将废纸浆运回国内以缓解原材料短缺问题。由于废纸浆主要通过海外布局实现,投资壁垒相对较高,且建设周期至少 1-2 年,根据当前各大纸企已公布的项目规划,2019 年年内已成功投产废纸浆产能共 173 万吨,2020 年及以后计划投产的废纸浆产能规模约为 360 万吨,供给相对有限。

台湾、东南亚及美国为当前进口废纸浆主要来源地,伴随国内纸企海外布局产能逐步释放,来自美国、东南亚的废纸浆进口量或将进一步提升。根据海关总署统计的数据,2019 年中国大陆进口废纸浆主要来源于中国台湾、老挝、美国、越南等地区,2019 年进口量占比分别为 35%19%18%10%。其中,自台湾、越南等地进口的废纸浆以现有产能供应为主,产能相对分散,规模体量有限; 自老挝、美国进口的废纸浆则主要来源于国内纸企海外布局,其中太阳纸业老挝 40 万吨废纸浆项目已于 2019  月投产,玖龙纸业美国 Fairmont 工厂 21.8 万吨再生浆已于 2019  月投产, 来自老挝、美国的废纸浆进口量年内相应提升。未来伴随国内纸企海外布局产能逐步释放,来自美国、东南亚等地的废纸浆进口量或将进一步增加。

结合投产时间,预计 2020 年、2021 年废纸浆全年供给量将分别达 317 万吨、484 万吨,仅能部分解决原材料短缺问题,纤维缺口仍存。如前文所述,伴随进口废纸逐年收缩,废纸浆(再生浆 是填补外废纤维缺口的重要途径,2017 年中国废纸浆进口量仅为 1 万吨,2018 年、2019 年分别增加至 30 万吨、92 万吨。根据国内纸企的投产计划,2020 年及以后计划投产的废纸浆新增产能规模达 360 万吨;考虑到 2019年年内投产的新项目产能并未完全释放,结合投产时间,我们预计2020 年、2021 年废纸浆供给量将分别新增 224 万吨、167 万吨,合计释放产量约 392 万吨,预 2020 年、2021 年废纸浆全年供给量将分别达 317 万吨、484 万吨。预计 2020-2021 年中国废纸系原材料供给端中,废纸浆占比将分别达 6%9%,能部分解决原材料短缺问题,但仍无法满足外废进口量下降带来的废纸原材料短缺问题,纤维缺口仍存。

1.2  原生浆是填补高品质纤维缺口的另一选择,未来两年预计新增 100 万吨供给量

 除废纸浆外,原生浆是填补高品质纤维缺口的另一选项。如前所述,进口废纸浆在纤维质量、成本等方面均优于国废,现已成为纸企应对高端原料纤维短缺问题的首选途径。然而,由于其供给存在扩容约束,国内纸企同时也在积极寻找其他纤维替代方案,通过添加木浆、秸秆浆、竹浆等原生浆的方式,解决进口废纸减量带来的高品质纤维短缺问题。当前纸企用以替代废纸的原生浆供应来源主要分为三类:一是收购改建,如玖龙纸业收购美国 RumfordOldTown 浆厂并实施改造,通过本色针叶浆改善原材料结构;二是自建项目(含木浆与非木浆两类),如太阳纸业率先以木屑浆、半化学浆替代废纸原材料,且已成功应用于国内邹城 80 万吨牛皮箱板纸项目,与此同时纸企也在积极探索采用非木浆作为箱板瓦楞纸原材料的方案,如世纪阳光通过研发生物机械浆实现对废纸 纤维的替代等;三是直接采购本色浆、针叶浆等原生木浆,用于箱板瓦楞纸挂面等环节。其中前两种方式因涉及自建或收购后改建,建设周期至少 1-2 年,根据当前各大纸企已公布的项目规划,2018-2019 年已成功投产的用以替代废纸的原生浆产量共 61 万吨,2020 年及以后计划投产规模约为 90 万吨,供给整体有限。

除自建原生浆项目外,通过外购木浆替代废纸的方式已在实践中有所应用,预计未来随着高品质纤维短缺问题凸显,木浆对于废纸的替代效应仍将持续演绎。行业实践层面,直接采购木浆用以替代高品质外废纤维的方式已有所应用,以景兴纸业为例,2018 年、2019 年公司分别获批外废进口配额 35.46 万吨、18.93 万吨,同比下滑幅度分别达 26%47%;外废进口量减少的背景下,公司 2018 年中报中表述“添加部分木浆以保证产品品质”,木浆对于废纸的替代性需求相应增加。根据行业数据推算出的结果同样可以印证该结论。据中国造纸协会统计,2018 年中国木浆耗用量同比增加 152 万吨,其中约 70 万吨来源于木浆港口库存年内增加量;其余 82 万吨实际耗用量中,依据木浆系纸品产量及各纸种的吨纸用浆量,可以推算出 2018 年木浆系纸品对应的木浆耗用量同

比增加约 54 万吨,据此推测行业层面,2018 年至少有 27 万吨木浆被用来作为废纸的替代原材料使用。依照同样的方法,我们估计 2019 年用以替代废纸的木浆耗用量同比增加 62 万吨至 89 万吨,未来伴随高品质纤维短缺问题凸显,木浆对于废纸的替代效应或将持续发挥。

将自建及改建项目投产时间考虑在内,预计 2020 年、2021 年原生浆全年供给量将分别达 172 吨、234 万吨,或将成为弥补高品质纤维原料缺口的另一重要途径。由于废纸浆供给量相对有限, 添加原生浆是纸企应对高品质纤维短缺问题的另一重要举措,其来源可分为自建或改建项目、直接对外采购木浆两种途径。原生浆以木片、秸秆、竹子等植物为原材料,其本质均为原生纤维,因此在纤维质量方面优于国废;同时,企业自建或改建原生浆项目在成本方面,同样较国废更为节省。根据国内纸企的投产计划,结合投产时间,我们预计 2020 年、2021 年自建及改建原生浆的供给量将分别新增 38 万吨、62 万吨;考虑到成本因素,假设未来两年行业对外采购的木浆用量均与2019 年持平,预计未来两年原生浆将新增 100 万吨供给量,2020 年、2021 年用以替代废纸的原

 

生浆供给量将分别达 172 万吨、234 万吨。预计 2020-2021 年中国废纸系原材料供给端中,原生浆占比将分别达 3%4%,与废纸浆一同成为高品质纤维原料的重要补充渠道。

国废供给量亦存在上限,预计 2021 年国废回收量至多供 5562 万吨

国废供给量即国废总回收量,其数量大小由各纸种消费量以及回收率高低共同决定,若国废总回收量达到上限,也仍无法满足废纸需求,即废纸供给增速不及需求增速,纤维原材料缺口将势必出现。那么,国废总回收量的天花板究竟在哪里?中国当前废纸回收率是否还有提升空间?提升空间还有多大?关于以上一系列问题,学术界及业界至今未有定论。后文中,我们将试图对这些问题进行详细拆解,通过对比分析的方法,研究资源回收领域全球领先的日本,参考其废纸回收率提升的历史进程,我们对未来中国废纸回收量的天花板、以及国废回收率的提升路径均做出了预测,预计未来国废回收水平的提升将逐步推进,短期内不可预期过高;若 2020-2021 年需求与 2019 年持

平,预计 2021 年国废回收量将至多供应 5562 万吨。

 

中国废纸名义回收率不足 50%,与发达国家及地区存在较大差距

中国当前废纸名义回收率不足 50%,相比发达国家及地区仍存在较大差距,国废回收具备长期提升空间。废纸回收水平通常用“名义回收率”衡量,事实上,关于废纸回收率的计算有多种口

径,本文选取了中国造纸协会采用的计算方法,即“名义回收率=废纸实际总回收量/国内纸及纸板消费量”。2017 年中国废纸总回收量达 5285 万吨,对应名义回收率 48.5%2018 年因终端需求疲软导致废纸需求量下滑,国废总回收量相应下降至 4964 万吨,对应名义回收率 47.6% 2019 年中国废纸总回收量为 5244 万吨,对应名义回收率 49.0%。现阶段中国的废纸回收率仍不 50%,相比日本

79.5%、欧洲(71.6%)、美国66.2%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废纸回收水平仍存在较大差距,国废回收水平长期来看具备提升空间。

拆解废纸名义回收率,其高低主要取决于名义回收率理论上限、实际回收率两大要素。如前文所述,名义回收率即“废纸实际总回收量/国内纸及纸板消费量”,其可被进一步拆解为“名义回收率理论上限×实际回收率”,即废纸名义回收率由名义回收率理论上限、实际回收率两大要素共同决定:

其中,名义回收率理论上限,即“废纸总回收量理论上限值/国内纸及纸板消费量”,指的是理论上废纸名义回收率可以达到的天花板;实际回收率,即当前名义回收率距离理论上限之间的距离, 取决于各国废纸回收的实际水平。后文将通过中国与日本的对比分析,深入探讨中国与发达国家及地区相比,废纸名义回收率较低的两大关键原因:中国约四分之一的纸张因间接出口无法回收, 国废名义回收率理论上限本身较低;废纸回收体系等方面尚未建立完备,国废实际回收率较低, 国废回收水平仍有待提升。

间接净出口导致可回收量基数减少,国废名义回收率理论上限本身较低

名义回收率理论上限由可回收率理论上限、可回收量基数决定。名义回收率理论上限,即理论上废纸名义回收率可以达到的天花板,指的是废纸总回收量理论上限值占国内纸及纸板消费量的比

例。其中,废纸总回收量理论上限值是各纸种可回收量理论上限值的加和,由各纸种的可回收量基数、可回收率理论上限共同决定。这也就意味着,名义回收率理论上限取决于回收率理论上 限、可回收量基数两方面因素。

可回收率理论上限主要取决于各纸种自身的属性及用途,其中箱板瓦楞纸的可回收率上限较高, 生活用纸等纸种则几乎 100%不可回收。基于日本较为成熟的废纸回收经验,日本古纸回收再生中心将各类成品纸不可回收的部分分为三类:(A物理上无法回收的部分根据用途判断,如生活用纸 100%不可回收);(B)难以用作造纸原料的部分(包含加工成分难以作为造纸原料的,如复写纸等;使用后性质难以作为造纸原料的,如被食物、饮料污染的包装纸等);(C可以作为造纸原料但是难以回收的部分包含从隐私保护角度出发不适合回收的,如明信片等特殊打印纸等; 以及无法流通的,如藏书用印刷用纸、滞留的包装用纸等)。不同纸种由于自身属性及用途不同, 可回收率理论上限也有所不同,参考其测算结果,生活用纸、特种纸、包装用纸纸袋、信封、薄页纸等不可回收部分的比例高达 100%87%77%;而箱板瓦楞纸无法回收部分的比例仅为 3%可回收率理论上限较高,约为 97%

可回收量基数与各国进出口结构有关,是造成两国之间名义回收率理论上限存在差异的主要原 因。可回收量基数受各国进出口结构影响,与间接净进口量有关;可回收量基数越大,则废纸总回收量理论上限值越大,名义回收率理论上限相应越高。例如,在 A 国本土生产的箱板瓦楞纸, 若以家电的外包装形式随产品出口后至 B 国后,将无法在 A 国本土回收,即意味着 A 国存在间接净出口(间接净进口量为负值),这将导致 A 国的可回收量基数减小;但该产品包装可在 B 被回收利用,即 B 国间接净进口量为正值,将导致 B 国的可回收量基数增加,由此造成两国的名义回收率理论上限存在差异。

日本作为全球第四大贸易进口国,其废纸回收量中存在以包装形式间接净进口的部分,因此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废纸的可回收量基数、提高了其名义回收率理论上限。2018 年日本国内纸及纸板消费量约为 2527 万吨,除了该部分纸张消费产生的废纸外,日本的可回收废纸还包括以产品包装形式间接净进口的箱板瓦楞纸,2018 年该部分间接净进口量约为 157 万吨,合计日本废纸可回收量基数约为 2684  万吨,大于同期国内纸及纸板消费量。参考前文各纸种对应的可回收率理论上限(Yi),计算得到日本的废纸总回收量上限值约为  2168  万吨,废纸名义回收率的理论上限约为85.8%

 中国箱板瓦楞纸消费量中存在以包装形式间接出口的部分,造成可回收量基数减小、废纸总回收量理论上限值相应减小;通过详细测算,我们认为间接出口部分占比约为 25%中国作为贸易顺差国,箱板瓦楞纸中存在大量以包装形式间接出口的部分,导致中国的废纸可回收基数小于国内纸及纸板消费量,是中国的废纸名义回收率低于日本的关键原因之一。根据 RISI 的统计,当前箱板瓦楞纸终端需求占比中,食品饮料、家电电子合计占比超 50%,其余依次为日用品、服装鞋帽、快递物流及其他如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家具制造等。由于无法直接获取各行业出口量的占比数据,这里我们主要基于“行业出口交货值/行业营业收入”作为下游各行业出口比例的测算值(详见下图注释)。经测算,食品饮料、快递物流行业的出口比例较低小于 5%),电电子的出口比例最高家电出口比例约 40%,电子信息产业出口比例约 49%);若“家电电子” 整体按 45%的出口比例计算,“其他”按 25%的出口比例计算(实际可能更高),计算得到箱板瓦楞纸的间接出口比例为 20%左右。由于这里采用的各行业出口比例测算值与实际值相比偏低, 参考草根调研情况,我们认为中国箱板瓦楞纸消费量中,以产品包装形式间接出口的实际比例约为25%

经测算,我们认为国废名义回收率的理论上限约为 65.0%,国废总回收量理论上限值约为 6952 万吨。中国箱板瓦楞纸消费量中间接出口部分的比例约为 25%,考虑到以包装形式间接进口的体量较小,我们推测中国箱板瓦楞纸间接净出口部分的占比即为 25%左右;以 2019 年国内纸及纸板消费量 10704 万吨为基数,剔除间接净出口部分,中国的废纸可回收量基数约为 9510 万吨。参考前文各纸种对应的可回收率理论上限(Yi),计算得到国废总回收量的理论上限值约为 6952 万吨。也即是说,理想情况下,即便中国所有成品纸可回收的部分都能做到 100%回收,由于中国箱板瓦楞纸存在 25%左右的间接净出口部分,那么中国国内纸及纸板 10704 万吨消费量中,也只有 6952 万吨的部分可被作为废纸收回,占比约 65.0%,即国废名义回收率的理论上限约为 65.0%

通过对比分析,我们认为可回收量基数的差异是构成中日可回收率理论上限存在较大差距的主要原因。日本的废纸回收量中,存在以包装形式间接净进口的部分,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废纸的可回收量基数,使其可回收量大于消费量;而中国以包装形式随产品参与国际贸易的部分表现为间接净出口(即间接净进口量为负值),经测算中国箱板瓦楞纸中约 25%的部分以包装形式间接出口、无法被回收,造成废纸可回收量基数减小至低于消费量的水平,国废名义回收率理论上限相应较低, 约为 65.0%,低于日本(85.8%)。

国废实际回收率较低,是现阶段国废名义回收率较低的另一关键原因

废纸实际回收率是决定名义回收率高低的另一重要因素,取决于各国废纸回收的实际水平。根据前文分析,废纸名义回收率可被拆解为“名义回收率理论上限×实际回收率”,即意味着“废纸实际回收率=当前名义回收率/名义回收率理论上限值”,废纸实际回收率反映的是现阶段废纸回收水平与理论上限之间的距离,实际回收率越高,名义回收率则越高。根据定义,当一国的名义回收率达到其理论上限时,实际回收率即达到 100%;但现实中往往难以实现,即便是回收体系较为成熟的日本,其实际回收率多年徘徊在 95%附近,难以继续提升。

日本作为废纸回收体系较为完备的国家,2019 年废纸实际回收率约为 92.7%2019 年日本废纸名义回收率约 79.5%,通过前文测算得到其废纸名义回收率理论上限约 85.8%,由此可得日本的实际回收率高达 92.7%=79.5%/85.8%),我们认为这与其严格细致的废纸回收体系密不可分。细分纸种来看,日本箱板瓦楞纸、文化纸已几乎达到 100%的实际回收率,仅白纸板及其他纸种实际回收率相对较低。

中国的废纸实际回收率约为 75.4%,与日本存在较大差距,是国废名义回收率较低的另一主要原因。通过前文测算,中国的废纸名义回收率理论上限约为 65.0%,而 2019 年中国废纸名义回收约为 49.0%,综合可得 2019 年国废实际回收率约为 75.4%=49.0%/65.0%),即中国废纸名义回收率仅达到其理论上限的 75.4%,与日本同期的实际回收率(92.7%)存在较大差距。

过去二十余年,日本通过立法,逐步建立起较为完善的资源回收再生体系。日本废纸回收量提升速度最快的时期为 1995-2005 年,CAGR 约为 4%,其背后是 1991 年《促进再生资源利用法》、1995年《容器包装再生利用法》等法案相继出台后,日本独立废纸流通和回收体系的建设、居民良好的垃圾分类意识和行为习惯的养成。1991 年日本出台《促进再生资源利用法》,搭建起再生资源 3R 系统性框架,将资源回收链条上的各环节责任义务法制化;1995 年审议通过《容器包装再生利用法》,2000 年起全面施行,规定居民在垃圾分类端不仅需要将废纸与其他可回收物相分离,更需要进一步将废纸细分为废旧纸板、旧报纸、杂志纸等种类,定时定点投放,从而便于实现更高效的废纸回收利用。伴随立法有序落地、居民行为习惯日渐养成,日本逐步建立起较为完善的资源回收再生体系,废纸回收水平逐步提升。

参考日本,废纸回收水平的提升是系统性工程,难以短期内迅速达成。可以看到,1991 年起日本相关法案逐步落地后,1995 年日本废纸名义回收率才进入显著提速阶段,同期废纸实际回收率约 60%;日本耗时近 15 年,直至 2009 年才实现了实际回收率突破 90%的目标,可见废纸回收再生体系的完善需要时间逐步推进,短期内迅速达成的可行性较小。同时,实际回收率提升存在瓶颈, 即便是废纸回收水平领先的日本,其实际回收率超过 75%后增速明显放缓,达到 95%后便难以进一步提升。2013 年以来,日本废纸名义回收率基本稳定在 80%-81%,实际回收率基本稳定在 93%- 95%,进一步提升存在较大难度,已基本达到其可回收率上限。未来中国废纸回收水平的提升必将是逐步推进的过程,短期仍不能预期太高。国废回收主要来源于居民社区、商业、工厂三大渠道,根据纸业联讯调研统计的数据,以上渠道回收量占国废总回收量的比重分别为 30-50%30-40%20-30%2019 年以来,中国垃圾分类制度推行加速,2019  6  6 日住建部等九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提出“到 2020 年,46 个重点城市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系统”(以 2018 年为例,46 个城市占全国生活垃圾处理量的比重约为 44.5%),在垃圾分类端即将含废纸在内的可回收物与其他垃圾相分离,有助于提升居民社区渠道废纸回收率及回收质量,国废实际回收率有望逐步提升。然而,废纸回收率快速提升的背后是独立的废纸流通和回收体系建设,以及居民良好的垃圾分类意识和行为习惯养成,系统性工程非一日之功,难以短期速成,因此我们预计未来中国废纸回收水平的提升必将是逐步推进的过程。参考日本废纸回收的历史经验,1995-2009 年日本耗时近 15 年,才实现了实际回收率由 60%提升至 90%的突破,且其实际回收率超过 75%后增速明显放缓; 因此尽管中国垃圾分类制度正逐步推进,短期仍不能预期太高。

2021 年外废基本零进口后,预计国废总回收量至多供应约 5562 万吨

假设中国废纸回收率提升速度与日本相当,若 2021 年中国废纸实际回收率提升至 80%,对应的国废回收量最大值约为 5562 万吨。2019年国废实际回收率为 75.4%,参考日本现阶段废纸回收水平,国废实际回收率上限约为 93%-95%左右,具备提升空间。然而,回顾日本废纸回收历程, 其实际回收率由 60%提升至 90%,耗时近 15 年才实现,且实际回收率超过 75%后提速明显放缓;对于中国,该过程大概率也将逐步推进,难以短期速成。参考日本,其废纸实际回收率由 72%2001 年)提升至 90%以上(2009 年以后)耗时近 8 年,假设中国废纸回收水平的提升速率与其相当, 我们预计未来 2-3 年、5-6 年、10 年后,国废实际回收率或将分别提升至 80.0%85.0%90.0% 2021 年国废实际回收率达到 80.0%,可得 2021 年国废名义回收率约为 52.0%;若 2021 年需

求与 2019 年持平,即国内纸及纸板消费量与 2019 年持平,预计 2021 年国废回收量至多供应约

5562 万吨。

综合以上分析,我们认为未来国废实际回收率的提升过程将逐步推进,预计 2021 年外废基本实现零进口后,国废供给量的最大值为 5562 万吨。我们认为,2019 年中国废纸名义回收率为 49.0% 表观上与日本79.5%)等发达国家及地区存在较大差距,但由于中国废纸回收率的理论上限本身较低我们估计在 65.0%左右),且当前回收水平已达其理论上限的 75.4%,国废回收率实际上可以提升的空间要小于表观差距,短期内对其提升速率不可预期过高。具体而言,由于中国箱板瓦楞纸消费量中约 25%的部分以包装形式随产品间接净出口、无法被回收,造成国废可回收量基数相应减小,由此导致中国废纸名义回收率的理论上限本身较低。在国内纸及纸板消费量的基础上,剔除各纸种理论上难以回收的部分,可得中国废纸回收率的理论上限仅为 65.0%,远低于日本

85.8%。此外,现阶段中国国废回收率已达其理论上限的 75.4%,实际回收率低于日本92.7%但废纸回收水平的提升需逐步推进,日本耗时近 15 年才实现了实际回收率由 60% 90%的提升, 且实际回收率超过 75%后提速明显放缓,因此未来中国该过程也将逐步推进,短期仍不能预期太高。仿照日本废纸回收率提升进程,假设 2021 年中国废纸实际回收率提升至 80%,对应的名义回收率将由当前的 49.0%提升至 52.0%,则在需求波动不大的情况下,2021 年国废供给量上限约为5562 万吨。

小结:废纸系原材料总供给量存在天花板,与国废回收率密切相关

外废政策如期执行,由于废纸浆、原生浆布局未来投产规模有限,国废供给量受国废回收率制约, 未来废纸系原材料存在供给边界。伴随进口废纸逐步减量,国内废纸系产业链原材料结构或将发生重构,进口废纸占比逐年收缩,废纸浆、原生浆及国废占比将相应提升。1预计外废政策将如期执行,2021 年中国将基本实现外废零进口,假设预留新闻纸原材料所需,预计 2021 年外废进口量相比 2019 年将下降 836 万吨至 200 万吨。2作为进口废纸的首要补充途径,废纸浆将主

要通过海外布局实现,根据当前已公布的投产计划,预计未来两年新增产能约 360 万吨,根据投产时间考虑产能释放节奏,推测 2021 年废纸浆及替代纤维供给量将达 484 万吨左右。(3)添加原生浆是纸企应对高品质纤维短缺问题的另一重要举措,来源分为自建及改建项目以及直接外购两类;我们预计 2020 年、2021 年自建及改建原生浆的供给量将分别新增 38 万吨、62 万吨;考虑到成本因素,假设未来两年对外采购的木浆用量均与 2019 年持平,预计未来两年原生浆将新增100 万吨供给量,2021 年原生浆供给量将达 234 万吨。(4)国废作为高品质纤维原材料的替代品,供给量亦存在上限;若 2021 年国内纸及纸板消费量与 2019 年持平(假设灰底白板纸产能腾退带来的消费量下降与白卡纸新增消费量相抵消,通过详细测算,我们认为 2021 年外废基本实现零进口后,国废供给量的最大值为 5562 万吨。综上,终端需求相对稳定的情形下,进口废纸、废纸浆、原生浆以及国废作为废纸系原材料供给端的四大来源,考虑用量比例后,预计 2021 年将至多满足约 5300 万吨废纸系纸品的原材料供应;若国内废纸回收率提升受限,则废纸系原材料供给边界或将进一步下降,在需求端整体偏弱的情形下,废纸缺口仍有望显现。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

18701093659